必威-必威官网西汉姆联

【用法用量】水煎服,口肢抽搐、项背后反、两

2019-11-14 作者:必威-健康资讯   |   浏览(176)

夫抽风一症,今人治之不效者,非个人错治,乃古方误人。古人不止论病立方误人,立病名曰抽风,风之一字,尤其误人。又因此症多半由伤寒、瘟病,或痘疹、吐泄等症,病久而抽,则名曰慢惊风。慢惊风三字,相连立名,更为可笑,不但文义不通,亦未细察病源。若真是风,风之中人,必由皮肤入经络,亦必有由表入里之症可查。既查无外感之表症,古人何得著书立方,总言是风?其所以言风者,因见其病发作之时,项背反张,两目天吊,口噤不开,口流涎沫,咽喉痰声,昏沉不省人事,以为中风无疑。殊不知项背反张,四肢抽搐,手足握固,乃气虚不固肢体也;两目天吊,口噤不开,乃气虚不上升也;口流涎沫,乃气应不固津液也;咽喉往来痰声,非痰也,乃气虚不归原也,如不明此理,试看高年人,久病寿终时,或项强身重,或露睛天吊,或牙紧流涎,或痰声拽锯,或冷汗淋漓,一派气脱之症,明明显露。以抽风之两目吊、口味流涎,痰声拽锯,互相参看,则抽风之症,气虚无疑。元气既虚,必不能达于血管,血管无气,必停留而瘀。以一气虚血瘀之症,反用散风清火之方,安得不错?服散风药,无风服之则散气;服清火药,无火服之则血凝。再服攻伐克消之方,气散血亡,岂能望主!溯本穷源,非死于医,乃死于著书者之手。每见业小儿科阅历多者,绝不误人,因抽风古方不效,见抽风则弃而不治。亦有高手,看小儿现在之症,知将来必抽风,虽无方调治,亦必告知病家:此病恐将来抽风。何以知其将来必抽风?凡将欲抽风之前,必先见抽风之症,如见顶门下陷、昏睡露睛、口中摇舌、不能啼哭、哭无眼泪、鼻孔煽动、咽喉痰声、头低不抬、口噤无声、四肢冰冷、口吐白沫、胸高如碗、喘急气促、面色青白、汗出如水、不能裹乳、大便绿色、腹内空呜、下泄上嗽、肌肉跳动,俱是抽风之兆,前二十症不必全见,但见一、二症,则知将来必抽。其中有可治者,有不可治者,并所用之方,皆开列于后。若露睛天吊、不食不哭、痰呜气喘,病虽沉重,乃可抬之症;若天庭灰色、肾子上缩、或脉微细、或脉全无,外形虽轻,乃不治之症。

可保立苏汤--《医林改错》卷下

足卫和荣汤--《医林改错》卷下

导 语

寒厥

可保立苏汤

【处方】黄耆45克(生),党参9克,白术6克,甘草6克,当归6克,白芍6克,枣仁9克(炒),山萸3克,枸杞子6克,故纸3克,核桃1个(连皮打碎)。

【处方】黄耆1两,甘草2钱,白术2钱,党参3钱,白芍2钱,当归1钱,枣仁2钱,桃仁1钱5分(研),红花1钱5分。

天气转冷,脑血管疾病进入“高发期”。脑卒中,也就是俗称的“中风”,近年来成为中老年人的高发病之一。脑卒中由于致残、致死率较高,不仅会使病人的生活质量直线下降,还会加重家庭负担。那么,被脑中风“盯上”该怎么办呢?

此症手足必青紫,饮水必吐,腹必痛,喜火熨之,方用

此方治小儿因伤寒、瘟疫,或痘疹、吐泻等症,病人气虚,口肢抽搐、项背后反、两目天吊、口流涎沫、昏沉不省人事,皆效。

【功能主治】大补元气,温养脾肾。治小儿因伤寒、瘟疫或痘疹、吐泻等症,病久气虚,致患慢惊,四肢抽搐,项背后反,两目天吊,口流涎沫,昏沉不省人事。

【功能主治】痘后抽风,两眼天吊,项背反张,口噤不开,口流涎沫,昏沉不省人事,周身溃烂,脓水直流。

图片 1

人参( 叁钱) 白朮( 壹两) 附子 肉桂吴萸( 各壹钱)

黄耆二两五钱 生党参三钱 白朮二钱

【用法用量】水煎服。

【用法用量】水煎服。

一、中风概论

水煎服。

甘草二钱 当归二饯 白芍二饯 枣仁三钱炒

【备注】方中重用黄耆大补元气,党参;白术、甘草益气健脾;当归、白芍养血;山萸肉、枸杞子、破故纸、核桃仁益肾;炒枣仁安神定惊。诸药合用,共奏益气养血,温补脾肾之功。

【摘录】《医林改错》卷下

中风一病,至急至暴,每关系生死于顷刻之间。历代医家对于本病的认识颇多分歧。或谓既名中风,当顾名思义,岂可舍风而治,是当急驱其邪,邪去则正安;或谓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,只宜补其虚,正盛则邪却。各执一词,莫衷一是。

热厥

山萸一钱 枸杞子二钱 故纸一钱 核桃一个连皮打碎

【摘录】《医林改错》卷下

然据名老中医廖蓂阶经验,认为此风含有一种特性,决不可同一般外感风邪相提并论。盖风邪侵于人体,由浅而深,乃一切外因病之共性。唯中风病之发作,如石矢之中人,转瞬而播诸全身。凡五官四肢心脑各脏器,皆立受其害而现卒倒神昏、口眼㖞斜、四肢麻木痿废等非常之症状。病情传变迅速,多不及救治而死。对于此病,尚无可靠疗法,唯徐灵胎曾谓:“中风之病,苟无中脏之绝症,未有不可治者。”廖老据平日临床所见,大凡实证易治,虚者难疗,因其人真气已亏,难处理如法,终难期其效也。

 

水煎服。

二、中风诸症之病理

此症手足虽寒而不青紫,饮水不吐,火熨之腹必痛,一时手足厥逆,痛不可忍, 人以为四肢之风症也,谁知是心中热蒸,外不能泄,故四肢手足则寒, 而胸腹皮热如火,方用

此方分两,指四岁小儿而言。若两岁,分两可以减半。若一岁,分两可用三分之一,若两、三个月,分两可用四分之一。又不必拘于付数,余治此症,一日之间,常有用两、三付者,服至不抽,必告知病家,不可因不抽,遂不服药,必多服数付,气足方妥。

肌肤麻木《灵枢·邪客》:“卫气者,出其悍气之慓疾,而先行于四末分肉皮肤之间,而不休者也。”若卫气虚而不至,则痰滞血凝,而为手足麻木,与《内经》痹之病久入深、不痛不仁者为一类,此即今所谓肌表末梢神经麻痹也。

柴胡( 叁钱) 当归 黄连 炒栀( 各贰钱) 荆芥半夏 枳壳( 各壹钱)

【方歌】

口眼㖞斜《灵枢·经筋》:“足之阳明,手之太阳,筋急则口目为僻。”然筋何以急?《灵枢·本藏》曰:“经脉者,所以行血气而营阴阳,濡筋骨,利关节者也。”倘风舍于经则血郁,若风甚于内则脉滞,无以溉经筋而资濡润,则挛急也。阳明之脉,夹口环唇,太阳之脉,抵目内眦,二经血脉不和,则筋紧而口眼㖞斜。《金匮要略》云:“寸口脉浮而紧,紧则为寒,浮则为虚;寒虚相搏,邪在皮肤;浮者血虚,络脉空虚,贼邪不泻,或左或右;邪气返缓,正气即急,正气引邪,㖞僻不遂。”此形容颜面神经麻痹之情状极详明矣。

水煎服,二剂愈。

可保立苏故纸枣,朮归芍药参耆草,

偏 枯即左右手足不遂也。《内经》言偏枯者不一,有因于邪者。《素问·风论》曰:“风之伤人也……或为偏枯。”《灵枢·刺节真邪论》曰:“虚邪偏客于身半,其入深,内居营卫,营卫稍衰,则真气去,邪气独留,发为偏枯。”有不因于邪者,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曰:“汗出偏沮,使人偏枯。”《素问·阴阳别论》曰:“三阳三阴发病,为偏枯痿易,四肢不举。”人身四肢百骸,无不赖血气以养。血气不得周流,则废而不用,尤树木一枝之津液不到,则其一枝枯槁,故不必邪之有无也。然痛者易治,以神经尚有痛觉,而起反应。如不痛者,则该部神经知觉全失,如树枝之已枯,纵勤于灌溉,终不能使之回春也。

又方

山萸枸杞水煎服,一个核桃带壳捣。

不 语《素问·脉解》曰:“内夺而厥则为喑痱。”喑痱者,无声也。凡音之所生,实根于肾,肾脉上夹舌本,舌动而后能发音。肾气内夺,则舌软不能言,即舌下神经麻痹,失其机转也。又舌为心苗,《素问·脉要精微论》曰:“心脉搏坚而长,当病舌卷不能言。”此言痰火在心,则舌强不语。一虚一实,皆不能言。虚则舌软不能动,实则舌强不能动,以此为辨。

白芍( 壹两) 黑栀( 叁钱) 陈皮 柴胡( 各壹钱) 花粉( 贰钱)

《医林改错》目录

神昏流涎《金匮要略》:“邪入于腑,即不识人,邪入于脏,舌即难言,口吐涎。”喻嘉言曰:“诸脏受邪,必迸入心,而乱其神明,神明为主,则舌纵难言,廉泉开而流涎沫也。”《内经》论风中心脏,未尝言神昏僵直等症,论厥症则有之。盖《内经》所论之风,皆指寻常外邪而言,今之所谓中风昏倒,皆《内经》厥逆内夺之症,本非风也。至风邪深入必夹痰火内迸于心,心通于脑,脑为精明之府,心为神机所舍,二者既病,则知觉全失,此即所谓神经中枢麻痹也。

水煎服,以白芍为君, 取入肝而平木也。

三、辨证及疗法

[ 此症热在于肝前方之柴胡当归后方之白芍皆肝药也]

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-健康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用法用量】水煎服,口肢抽搐、项背后反、两

关键词: